*忠州。我终于来到了我的目的地——位于延寿洞的一幢老公寓楼,打量着它,我忽然茫然了,失魂落魄地不知该从何下手……如果我那该死的揣测不幸命中的话……那么这个男人,这个那天大吼大叫的男人……授予他奥斯卡影帝的殊荣都不为过……可能是我对着面前十五层的高楼笑得太过异常了吧,就在我想跨进101楼门的那一刹那,突然窜出一个人挡在了我前面。……也好……我也需要时间重新整理整理我的决心……“好像没有见过你啊,学生?你是住这栋楼的吗??”“我是……来找人的……601号的……”“啊,那个单身住的小伙子!!?那小伙子现在不在。”“……您说……单身住……”“是601号就没错了,是那个鼻子旁边有一颗大黑痣的小伙子吧?”……鼻子旁边有颗大黑痣……没错……是有来着……虽然那时心慌意乱,身处漩涡,但那么个鲜明的大黑痣还是记得的……但说他是小伙子……小伙子……?可那时他身旁分明坐着一个直发的矮胖女人,嘴里不停叫着“老公,不要了……求你了,老公,不要了……”“那小伙子确实不在,他经常不在家的。”“他……没有结婚吗……?那个男人没有老婆吗……?”“怎么可能结婚,他在这里独守空房已经七年了,七年了……”“……现在……他……去哪儿了……”“我怎么知道,就见这几天警察进进出出的,我看他不是躲到国外去了,就是找个山旮旯里猫起来了。”警卫员迟钝至极,丝毫没觉察到我越来越急促的呼吸,脸色由白转红,又由红变青,最后僵硬得仿佛千年玄冰……他挠挠后脑勺,嘀咕着就转过身去。……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嗖地钻进了我的视线……就如这善变的天气一样突然。“您等等……这辆车……”“啊,是那个小伙子的,601号,已经停在那儿两个月了。哎哟,这周围的居民大妈可向我提了不少意见了,什么占了大家的停车空间啊,什么有碍交通啊……”结束了……现在我脑中全部的整理都结束了……一切发生得都太突然……紧紧缠住我的脖子,让我这几年犹如生活在地狱里的红色线团……忽的一下就解开了……“小心点!!!别摔倒了!!地上冰还没有完全化那!!!-0-”警卫大叔好心的声音一股脑儿地从身后传来……可是,我停不下来,我不能停下来,甚至不能放慢步伐……仿佛如果我不跑,这一切的真实都会随着地上的冰雪一起消融,永远永远湮没在地球的某个角落里……“你死定了…………”一脸无辜、满脸堆笑的那个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恶的那个人……你做梦都没有想到我在这样疯跑着找你吧……你……死定了……我要用自己的手……亲手掐住你的脖子……*道曲洞。在那栋高级公寓的入口处,我呆住了……终于,我不带任何感情,看到她了,是一只面目含笑、却让人不寒而栗的鬼怪……是一只让人恶心的、鸡皮疙瘩冒个不止的鬼怪……没有任何人能明白,我们俩这视线中究竟包含着多少怨毒、多少仇恨。就在我首先问候这只鬼怪时……“你好啊,傻妞。”那女人极其泰然自若地回复了一句,接着,她冲我挥挥手,让我随她走进这栋高级公寓。绝啊……她似乎已经表明了她的决心……死也不会向我屈服。她是真的不明白吗,不明白我为什么到这里来,还是假装不明白,费尽心机地想继续伪装下去,再一次欺骗我……“你是来打听天空近况的吗?现在这个时间,估计他在接受复苏治疗呢……要和我一起去看看吗……?”“……”“啊,对了……你尽量不要出现在尹湛的面前。”蛇蝎贵妇根本无视我诡异的笑容,她似乎有些疲惫地在沙发上躺下,看着我……这段日子以来,变得愈发苍白愈发美丽的蛇蝎贵妇………………“说清楚吧,你今天到底为什么到这里来……”“为、了、来、杀、你。”我恨恨地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缓缓向沙发靠近。蛇蝎贵妇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手背抚着额头,笑得喘不过气……我按住自己冲动之下就要跳出去的手……不,先忍耐,先忍耐,一定要从她那里听到所有的事实……“杀死我……呵呵,呵呵……也不错啊,能死在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手里……^-^……”“不要再演戏了。”“你说什么演戏?”“三出戏。”“……”“确切地说,你自导自演了三出戏,这就是你犯下的所有罪恶。”“你说三出戏,还有罪恶,怎么说得我好像是犯人似的。”虽然表情依旧坦然无邪,不过她的上半身却猛地从沙发上直了起来,我知道她现在内心一定很紧张。“如果要雇个托儿,一定要找个一辈子都生活在山旮旯里的乡巴佬,对吧?雇人的基本原则。或者呢,一旦托儿完成他的任务,我们就要以最快的速度把他送到国外去,对吧?!”“你睡觉没睡醒吗?!!跑到这儿来做梦了。”蛇蝎贵妇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褐色的眼瞳死死盯着我。现在我对她的憎恶简直膨胀得无与伦比。“在济州机场当时一脸慈祥地对我千叮万嘱的乞丐老奶奶,没想到居然被我碰到了,不简单啊,在话剧舞台上扮演成狸猫,多么了不起的演技。”“什么?”“不管怎么说,居然能想到雇用话剧演员,真是了不起啊!!怎么,你以为像我这种没有艺术细胞的门外汉,绝不会有到剧场去看话剧的一天……”“哈……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狸猫……”“一开始你就存了这个心,做了这个准备,把济州岛的飞机票给爷爷,说什么孩子们受苦了,脑袋需要冷静一下……装成自己多好心多好心似的……”“是啊,没错,我是给了你济州岛的飞机票,你怎么能这么歪曲我的好意呢……?什么乞丐老奶奶……我不知道……”“难道不是你指使的吗……为了分开我和天空,这一切不都是你指使的吗!!!!”一忍再忍,终究还是爆发了出来……都已经这样了……我还不能理直气壮地对她么……“唉……看来真是不能随便发善心啊……对人好还被当成了驴肝肺……第一次的感觉就是不会出错,我对你的第一印象就糟糕到极点……”蛇蝎贵妇说着连连摇头,身体从沙发上支起,嘴角依旧挂着冷淡的笑容……“谁说不是,第一次的感觉就是不会出错,最毒辣的你依旧是最毒辣的你。”“所以呢,你到底还想说什么。”“接下来是第二出。”“……”“我越想越觉得奇怪,为什么你要给我们飞机票,为什么要找人演出这么一场烂戏,到底你为什么这么痛恨我待在天空身边……所以,我很快找出了两年前的手机,我需要再确认一下……”“……”“你以为换一下号码就能玩短信骗局吗?!你怎么忘了要好好学学那个人的语气呢。”我扬了扬自己一直紧紧抓在手里的手机,颤抖着手,直直把它伸到了蛇蝎贵妇的鼻子前,蛇蝎贵妇对着它的液晶显示屏……那两汪深深的潭开始波动了。3月9日,晚上8:15分收到。——“到今天为止,没有任何疑心的利用工具。对不起,韩雪理,对你能留下的最后三个字,只有对不起……”“拜托,你该不是在告诉我要怎么纠正语法吧?现在还说这些陈年短信有什么意思,还想闹事吗你??”“只有出事那一天的短信不一样!!!只有那天的短信说得完完整整、滴水不漏!!!为什么!!为什么!!!?因为它根本不是天空写的!!!根本不是天空发给我的!!!!”我的嗓子几乎要扯破,我的血脉在喷张,眼泪已经到达了我能忍耐的极限……“……”“只要调查一下当天的通话记录,就一切真相大白了,当然,这也是我杀死你以后的事了……”“杀死?你杀死我?”“那家伙出事前两个小时,我正在和他通话……他说电话来了,就挂了我的电话……”“……”“那不是你的电话吗?!你为了把天空叫到出事地点,特意打给他的电话?!”那女人不再逃避了……她堂堂正正站在我面前,享受着玩弄敌人于股掌的喜悦……为了听到我更确切的理由,她双手交叉胸前,喜气洋洋地注视着我……注视着我气得发疯的两颗黑眼珠……好啊……如果这就是你希望的……我一定满足你这份变态的喜悦……最后一次,我要让你知道得一清二楚……真的是最后一次……“第三出戏。”“……”“可能你不知道,我曾经有一次陪尹湛到过你家门口。尹湛进去之后,一辆破旧的轿车突然停在了这栋楼前,和这栋高级公寓楼多么不和谐的破车啊!!”“……”“你走下的那辆车,它的车牌号居然和我死去的弟弟的生日一模一样。”“……”“零、二、二、四,所以我才能记得这么清楚,牢牢刻在了我的脑袋瓜里,不会忘记,零二二四,就是因为是这个号码我才记得这么清楚,如果是别的号码我绝对记不住,不知道这是天堂里的幼民在帮我,还是在惩罚我。”“所以呢,你的结论……”“我已经去过那个兔崽子的家里了,就在不久之前,我用我的两只眼,清清楚楚确定了零、二、二、四,我已经确定了这一切。”“……”呼呼……蛇蝎贵妇从口中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于是,一直被我压抑着的愤怒,一直被我压抑着的本来目的……毫不迟疑地一个一个往外蹦……“比看上去要聪明点啊你,三年以来发生的事,谁都没有察觉的事,居然被你发现了。”“三年?!”我疑惑地发现她的语病。“还有江竹原和朴云影啊!!”哈……原来……“反正我都要死在你手里了,你最好不要再对尹湛那孩子说些什么。虽说我一次也没做过什么好妈妈,不过也不想在孩子心中留下一个疯子妈妈的印象。”“……”我颤抖着嘴唇……呆呆地注视着对面镜中反射出的自己……真的是和云影太像了,像得让人起鸡皮疙瘩……从扎起来的头发,到五官,全身无一不像……可怕的相像……将来也会一样的哭喊……一样的死去吗……“反正真相已经被你知道了,与其我的大名登上报纸,被人指指点点,还不如死在你手里。”“他们……他们……也是……你的……儿子……啊……江竹原,江天空,他们也是你的儿子啊!!!!”“他们怎么会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只有江尹湛一个,我没有生过那两个家伙。”蛇蝎贵妇满脸炫目的笑容,慢慢地……慢慢地……向厨房退去……我,韩雪理,也……慢慢地……慢慢地……一步一步向蛇蝎贵妇靠近……“后面的故事你不想接着听下去了吗?就这么杀掉我,不觉得你这段伤心的日子过得很冤枉吗?!!”“还有什么…………”“对江氏一门,我从来就没有任何感情,什么迷恋、爱情、亲情,那全是骗人的,只有钱,这才是我结婚的目的。为了夺到江家夫人的宝座,我怀了尹湛,当然,这些事只有我和他爸知道……可以这么说,我对尹湛从来没有任何感情。”蛇蝎贵妇倚在洗碗台边,不仅没有任何负疚感,反而同情地看着我,开心地咧着嘴大笑。“就算是我和他爸爸离婚了,我的亲生子尹湛,他还是会继承整个公司。所以……我必须除掉第一个绊脚石,他的大儿子。”“……”“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我花那么多钱找的卡车司机,他居然没有把江竹原撞死,反而是坐在他身旁的女朋友死了……”只是因为这个……只是因为钱……因为权力……就害死了云影……害江竹原变成了残废……害天空受伤……尹湛也被利用……还有我……我……“不过让江竹原残废也足够了,一个残废怎么还能有能力经营整个公司呢。”“……”“而且我绝没有想到这会是一个一石二鸟的好结果。”蛇蝎贵妇笑得更张扬,得意忘形地袒露着她的整个罪恶计划……不知道她是要疯了……还是真的想死在我手里……总之是无休无止地张狂笑着……同时抓住了洗碗台上一把菜刀的刀柄。“……”我知道接下来的话会比她手中的刀还要尖锐,没有勇气继续听下去,我只能无辜地举起双手,使劲捂住耳朵……不要听……不要听……我不要听……“没想到死的那个女孩居然是天空的小情人,^-^之后他几次企图自杀,他爸爸怎么说他,揍他,求他,都没用,简直是拿这个孩子束手无策。”神啊,如果真的有地狱,请让我和这个女人一起坠进地狱吧……让我能永远永远憎恨她……仇恨她……和她玉石俱焚,永世不得超生……神啊,绑住我和她一起下地狱吧……!!!!“……”“没想到,有一天,与那个死去的女孩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出现了,也就是你,托你的福,江天空渐渐从前女友的阴影里摆脱出来了……这怎么可以,我如此精心设计的美妙计划,怎么可以被小小的你破坏……天下怎么能有这么巧的事来破坏我。”不是的……不是天空也不是尹湛……那两个家伙是灿烂晴天……是云影总爱微笑面对的灿烂晴天……

“怎么样才能破坏他们两个的关系呢……真是费了我不少心思啊……没想到你们俩这么有韧性,居然还没完没了了……打手……新西兰……济州岛……甚至是照片……我真无所不用啊,这些粗劣的小伎俩,太不符合我只做精品的路线了……现在你明白了吗,那些奇怪的突发事件?”“就要死的人……话还真多……”“第一次……看到你的眼睛,我就很讨厌,非常讨厌,比起天空那双毫无生气令人厌恶的眼,你让我还要更厌恶一千倍,一万倍……”“你的遗言都结束了……”“没想到啊,没想到!!会栽在你这个丫头片子手里,什么都不知道的蠢丫头……哈哈!!”哐当……!!!没有惨叫,也没有呼喊……蛇蝎贵妇无声无息地被我推倒在地……我的双手,如死蛇般紧紧缠上了她的脖子,收缩,收缩,再收缩……“哈……”蛇蝎贵妇胸腔里迸出细细的闷哼……她闭上眼,平静地接受狂涌而至的死亡的洗礼。“要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吗……”扑……扑……泪珠儿一滴一滴往下落,……滚落在我干燥黝黑的脸颊上……滚落在蛇蝎贵妇苍白细致的脸上……什么时候,落泪已成为我比呼吸还要熟悉的事情。“……”蛇蝎贵妇没有吭声,没有惶恐……她只是缓缓抬起了眼,那双酷似尹湛的、让我时时想起尹湛的……悲伤眼眸。有一刹那的失神……在我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时候……那双和尹湛极其相似的、惊心动魄的眼……让我的右手不觉松懈了下来。“尹湛他知道……他知道自己只是你手里的筹码,不过是你为了结婚产下的工具……虽然你以为他不知道,其实那个傻瓜都知道,什么都知道……”“……”“他说自己已经习惯被利用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都是你对尹湛犯下的罪孽……连我这个陌生人都不忍心对尹湛做出的事……全被你,他的亲生母亲……”“您见过天空哭吗,哪怕是一次……?”“……”“您见过尹湛的眼泪吗,哪怕是只有一次……?”“……”蛇蝎贵妇没有回答我,她的眼睛瞪得更圆了,心音也几不可闻。“您知道他们哭的时候脸上是什么表情吗?”我的声音越来越低沉,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沙哑得仿佛从磨刀石上发出。“您还知道吗,在这个世上,他们可以信赖相信的人,除了自己的父母再没有别人……?”“闭上眼……”我几乎是处于半癫狂状态地喊道……蛇蝎贵妇轻扯了下嘴角,笑了,她的眼睛瞪得更圆了……为什么偏偏是眼睛……为什么偏偏是眼睛像……为什么不是嗓音……不是语调……不是手指……如果是这些该多好……为什么偏偏是这对眼睛长得一模一样呢……不行……不能动摇,韩雪理,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这个女人……对尹湛没有一丝一毫感情……没有疼爱,没有呵护……她是一只毒蝎子啊……杀死她……一定要用自己的手,杀死她……“闭上眼!!!!”我凄厉地大声喊叫着,身体抖得像筛糠一样……真的是最后一击了,我全身所有的体重都压在了两只手上,压在了蛇蝎贵妇的脖子上。正在……这时……“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声……回响在过分安静的室内。铃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简直是凄厉地尖叫了起来。“好好上路吧……早晚,我们会在地狱碰面的……”蛇蝎贵妇的脸,在我手下开始充血,赤红得仿佛每根毛细管都开始往外渗血,我失魂落魄地呢喃着,呢喃着我俩共同的下场……“喀嚓嚓,现在主人不在家,请听到‘滴’声之后留言。”电话录音的声音突地响起,我惊得手微微一颤。“是我……尹湛……”短短的几个字……仅仅是那家伙流淌着的声音……就可以让我陷入凝滞状态了……尹湛的声音,干燥而嘶哑,呼吸浑浊急促,处处透着疲惫……“我好痛苦……”挂掉……江尹湛……你立刻给我挂掉……“妈妈,你不是说,那个傻丫头很快就会回来吗……你不是说,她一年之内一定会回来吗……”……“可是为什么她到现在还没回来……”傻瓜……江尹湛……你这个傻瓜……“不说了……我今天不是为这个打电话的……不管你和爸爸的关系怎么样,路人,陌生人,仇人,再糟糕……你也该偶尔回家来看看啊……”“……”“难过的时候,身边谁也没有……真TMD伤心难过……”那家伙……最后一句,接近于自言自语地恨恨说着……终于挂上了电话…………我,成了那个家伙口中……没有联系的“傻丫头”……想到此,我不由苦涩地笑了笑,双手无力地从蛇蝎贵妇细细的脖颈上滑下,蛇蝎贵妇艰难地别过头,泪水开始从眼眶中淌下。对她的憎恶……怨恨……哀怨……一股脑儿地狂泄而出……“那个傻瓜……这么铁了心地盲目相信别人……是他的爱好吗……”“……”“大婶,你听到了吗……尹湛说他很痛苦…………”扑…扑……分不清哪颗是蛇蝎贵妇的泪,哪颗是我的泪……一颗穿插着一颗散落在冰冷的地板上。“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这次不是脖子,而是衣领……我紧紧拽住蛇蝎贵妇的衣领,冲着她那双和尹湛一模一样的、现在却仿佛如大理石雕刻的眼睛,拼命喊,拼命喊……“呜……呜……呜……呜…………”那个女人……此刻看来……她似乎比我更不想活下去……她双手十指紧紧扣住我的肩,每一根指头都几乎要陷进我的肉里去……她正用全副心神克制着自己的哽咽声。“呜……呜……呜呜…………呜…………呜呜…………”灵魂飘摇在九重天外,只剩下我空空如也的躯壳和脑袋,我嘴半启,无力地推开肩膀上的蛇蝎贵妇……双手停在半空中……“云影……还有那些看上去很强壮的家伙……他们其实多么脆弱…………和我不一样……和我不一样,他们其实是些多么脆弱的孩子…………他们不习惯受伤,对伤痕没有免疫力……他们忍受得有多么艰难,多么痛苦……只是因为钱……就杀死……那些美丽、善良的孩子……的爱情……爱情……你怎么能忍心……”“……呜…呜……”“因为钱……只是因为钱……”蛇蝎贵妇终究敌不过排山倒海的眼泪,全身崩溃般地匍匐在地,随后……她气息急促地狠命扯住我衣领,摇晃着摇晃着,似乎求我不要再说下去……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开门!!!开门!!!”听到门外传来陌生的声音,我伸出衣袖使劲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妈的,李警官,你去下面的管理室拿下钥匙,不是不是,钥匙……!!算了……!!我自己去拿吧!!!你就在这儿守着,哪儿都不要去!!!”镜子啊……镜子……这个世界上谁最悲伤……这个世界上谁最可怜……云影……天空……尹湛……雪理……爷爷……这个世界上谁最痛苦……谁最不幸……低下头……看到蛇蝎贵妇脖子上鲜明的手指印……我找不到答案……只能呆呆地反复在心中吟诵着这无穷无尽的疑问……这个冷酷的世界啊……我要闭上我的眼睛……把你隔绝在外……

“哎哟,这是干什么呀,没有会长的允许!!!-0-会长知道了会生气的!!!”巨大无比的鬼宅,到底在哪儿呢……到底放到哪儿去了呢……”雪儿学生!!!!!!!!”我的双眼茫然失距,冰冷的双手除了机械地翻箱倒柜不知还该干什么。”这是怎么了你!!!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到底!!!””哈……大婶……求求你……一定要告诉我不是的……这都不是真的……””你在说什么呀……!!””这不会是我们的结局的……不会是我们的结局……””……-0-……我的妈妈呀……看看这双眼睛呀……吓死人了……”……在这儿……哈……找到了……那本厚厚的相册被爷爷巧妙地夹到了一堆书之中……就是这本相册……那天爷爷慌慌张张收起来的大相册。”你想看这个干什么……!!”……一张……两张……到这儿为止我都看过的……这个看过的…………三张……四张……求求你,老天爷……一定不要有什么……每张都只是尹湛和天空的普通照片……”求你了……求你了……””哎呀……夫人回来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哈……哈哈……哈哈……”嘴角不自禁流露出嘲弄的笑容,无力啊无力……我左手紧紧握住一张照片……”太过分了……再怎么样也……真是太过分了……”天空和云影……云影和天空……并排站着,璀璨笑着的两个人……他们看着我,我看着他们……他们的笑容如此相似,就仿佛同时在嘲笑我一般……”夫人来了,雪儿学生!!后面的事我来处理,你赶快躲回房间去!!”大婶轻轻拉开了一条门缝,拼命冲我打手势。现在我还怕什么呢,我抬起脚,木然地从楼梯向二楼走去。”哎哟,这又是去哪儿啊!!-0-见到长辈也不知道问候一下!!!””不是的……不是天空你……也不是尹湛你……你们两个都不是……这都是巧合……是有人捣鬼……没错……是那个魔女在捣鬼……她为了把我从这里赶出去……魔女她……”哐啷~哐啷~!我晃晃悠悠、一步一步沉重地迈着步子……可与意志无关,全身竖起的汗毛,止不住的血泪……最后……为了完全确定一切都是魔女的诡计……我走进了天空的房间……啪~~!晃到房门口的时候,我险些一步滑倒在地,双腿没有力气站起来,我只能双手支撑着地,一步一步爬到了天空的书桌前……”你不会这样对我的,对不对……天空……你不会这样对我的……”眼泪鼻涕全都乱糟糟地糊成一团,我飞快地挪动手,打开了其中一个抽屉……这儿没有……接着是第二个……哈……这儿也没有……最后一个抽屉……沙沙沙……我掏出一个纸星星捧在手中……是用美娜上次从天空房中取出的纸做的小星星。……现在该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就这样出去吗……就这样从这儿出去吗……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抹掉刚才的记忆……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哈……可是……和意志无关……我的指尖猛地发力……把那颗星星撕成了两半……”天空快看啊,今天真的是好冷啊,TT_TT糟糕……嗓子痛得不行了,一会儿见啰,好想好想见到你呀,老公!!!☆★天空的老婆云影留。”第二个……第二个星星呢……我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地唰的一下拆开了第二个纸星星……”To天空。你怎么能这样呢你!!!怎么能一句话不说就这样自己走了,我巨大的巨大的很生气,不过我还是在努力努力让自己不要生你的气,你知道吗?我有多爱多爱你!!!From云影。”……就是这个吗……爷爷……?就是这个吗……?这就是你收留我在这个家,我必须付出的代价……就是这个吗……?”现在你才知道吗!!真是迟钝啊……”就在我颤抖地捏着两张纸,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时,魔女出现在天空的房门口,她幸灾乐祸地看着我,露出残忍的微笑……”……你……都知道……对不对……?你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对不对……?””我第一次见到你也不晓得多吃惊呢,长得可怕的像,你们两个人。^-^””……哈……哈哈……哈哈哈……””天空不停地企图自杀,他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到,3月9号那天,他也要追随着去,这么有意思的话,他爸吓坏了……^-^所以在明年3月9号那天来临之前,他爸说什么也要阻止。””……后来……””在一次高尔夫聚会的时候,他结识了一个男人,而那男人又偶然给他看了一个女孩的照片,所以呢,为了阻止自己宝贝儿子的自杀,至少在3月9号之前他要利用她……说什么女儿啊,宝贝孩子啊……真是笑掉人大牙了……””……哈哈,有趣……这个……真是有趣……一下子……把人……变成了白痴……””所以他们也不给你上户口。^-^我是真的担心你受伤害,这才一直让你出去,我这么为你着想,你却……你怎么这么迟钝了……””……在哪儿……””你是说天空和他爸爸吗??^-^””……那两个人在哪儿……现在在哪儿……””和我一起去不就得了,现在应该到那儿了。^-^”您想害我死去吗……爷爷……?您真的想让我死吗……?为了救天空,所以不惜让我去死……?您知道那个女孩是我朋友吗……?……那个天空用脚踹掉的女孩,那个被天空推向死亡的女孩……是我最珍贵、最珍贵的朋友……您知道吗……?扑通通~扑通通……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上车的……只知道当我重新有意识之后,我已经坐在了魔女的身旁……她嘴角悠悠然地噙着志得意满的闲暇……而我,瘫软地跌倒在座位上,不时发出冰冷彻骨的笑声……”这么看来……我们家尹湛才真是不幸呢,那孩子看起来像是真心的。””…………””啊,对了,你是怎么知道的??””从现在,从这一刻开始……””……””我不再是你知道的韩雪了。”噗~!女人嘴角忍不住露出笑意。”我要变回原来的我……回到我原来那种让人怕得要死的恐怖样……所以……你最后不要再惹我……””让人怕得要死的恐怖样……^-^好啊……天空一定喜欢得要死……那小子也是一副让人怕得要死的恐怖样。””……”哈……这么说,电话是尹湛打的……云影本来是尹湛的女朋友……云影红杏出墙的对象是天空…………不顾云影死活的天空……把我当作云影代替品的天空……车在一幢精美巨大的酒店门口停了下来,在要踏出车门的一刹那,我低低地吐出一句话:”……江天空……你死定了……”KIAKIAKIAKIA!!!”不错,好好给他们个教训吧。^-^”魔女也微笑地扔出最后一句话。酒店门童郑重地为我拉开门,我好不容易控制住颤抖发软的双腿迈出车门,却再也没有力气迈步,只能靠在车身上猛呼吸……”啊……您没事吧……?”门童急忙伸手想扶住我,我不领情猛地推开他,直直向十五层宴会场的直达电梯走去,等着吧……你们的最后一位客人来了。怎么可以……同时践踏了两个女人……还一副如此坦然无所谓的面孔……一个因为你死去了……一个变成了白痴……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你是不知道……?被你害死的云影……你说不知道……?铛~!电梯门打开了……鸦雀云集,喧哗阵阵,一股绵延不绝的热浪顿时朝我涌来……这就是上流层高尚的声音,豪华的云鬓衣影。可是……就在我韩雪理从入口登场的当儿……所有人的表情都开始僵硬了……怎么可能不会呢……这种豪华的场所,这种高级的聚会……就我现在的穿着打扮……就我现在这副模样……出现在这里……多么多么的不协调啊……那又怎么样……等着瞧吧……即将发生的事……要比现在这个还要意味深远,风风光光一百倍……”……请问您来有什么事……?”一个穿着长裙套装,四十出头的女人不快地挡在我面前。这时,一个事件主人公发现了我……也就是一会儿之后即将经历暴动事件的主人公……”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事件主人公越过众人,一脸欢欣地向我这边跑来……他手里捧的巧克力面包和一大捧巧克力让我心里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发热……可我立马用邪恶残忍的表情代替,把那点点热度和瓜子壳一起扫到黑旮旯里去了。”……雪儿……-0-……”远处正呵呵笑个不停的爷爷也发现了我,他挤过人群,慌慌张张地向我奔来……在不远的地方,魔女噙着微笑,一脸兴致地看着我。最后,就在这个高尚的家族交头接耳的嗡嗡声越来越大的时候,就在天空兴高采烈地跑到我身边,把一捧巧克力举到我鼻尖,笑得更开心的时候……”拿剪刀来。”不过是个开始,你就不行了吗……?”呃……?”天空愣住了。”拿剪刀来!!!!”令人窒息的寂静……所有人……全都脸色发白恐惧地看着我……天空的表情顿时僵硬了……”剪……剪刀这儿有……”谢谢欧……真的是谢谢欧……一个围着围裙,眼睛大大的女孩子居然真的递了一把剪刀到我手上。”……你干什么……”啪……”韩雪……你……”……哐啷……宝石蓝的发卡被我扔到地上……黑亮的直发在我胸前悲惨地飘舞着……”哇啊啊!!!-0-”没受过什么惊吓的贵妇人们集体倒退三步……胆子小一点的富家小姐更是尖叫出声……咔嚓……不过一秒钟,我的头发瞬时只剩到齐耳…………乌亮的黑发沉沉地旋到地上。”……我的名字叫韩雪理……韩雪理…………””我、问、你……在、干、什、么……””我不叫朴云影,我叫韩雪理,韩雪理,这才是我的名字。””……韩雪……””我……一点点都……不可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云影!!!到底为什么!!!你这个疯子!!!!看到我的样子,你能想到云影很开心吗!!?!!所以你才每天每天都命令我把头发扎起来!!!现在!!!现在!!!妈的!!我和云影完全不一样啦!!!我……说着你最讨厌的粗话,你感觉怎么样!!!!””……哈……””你说你会守护我一辈子,这是你对我说的话!!!还是对云影说的话!!!”…………哈……哈……不停流淌的泪珠……破碎的泪珠……凄惨地从我头发上滴下……比起听到云影死去的消息的那天……更苦涩……更剔透的……泪珠……”雪儿……不要再这样了……!!所有都是我的错!!你不要这样对天空!!”爷爷打点精神,急急挡在了天空前面,我眼泪的攻击对象暂时转向爷爷……”说什么需要女儿……您说您需要女儿对吧爷爷……说我们是一家人……说只是因为这个!!!””…………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爷爷无力地垂下头……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嘈杂,我简直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人群间,魔女得意洋洋的笑容更是弄得我快发疯了……天空……扔掉手上的巧克力……伸手想抓住我的肩膀……满地的头发……满地的巧克力满地的泪水……现在还加上我破碎的心……乱了,乱了,地上乱得不能再乱了……”啪!”我使劲拍掉那只脏手……用我两只就快被泪水融化掉的眼睛,直直地,瞪得大大地,看着那家伙毫无表情的面孔……”我的名字叫韩雪理……白色的雪……理智的理……韩雪理……””不要……再闹了……””云影的身体虽然被大火烧没了……可是我的心脏,支离破碎,成了一片一片……””……””我曾经想过,如果找到了把云影害成那样的人,我一定一条一条把他撕成碎片……可是……如果对象是你……我想我的想法不同了……””……””你希望能天天看到我的脸,幻想云影和你幸福地在一起,这是你的想法,我的决定是,这辈子……绝对、绝对不让你再看到这张脸……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要说…………””我的名字叫韩雪理,至今为止,只在你口中出现过两次的名字:韩雪理。”……该死的……我颓唐地注视着地上散落的头发,默默地转过身,向门口走去,不想听背后的天空在叫些什么,也不想理会爷爷伸过来的手……爷爷心焦地抓住我手腕,可是……看到我如死水一般了无生气的目光时,他退却了,惊恐地松开手……这才是我要的结局……一个人走进电梯,离开这个地狱……听着魔女畅快的笑声……我离开这个地狱……能天天看到我的脸,幻想云影和你幸福地在一起,这是你的想法,我的决定是,这辈子……绝对、绝对不让你再看到这张脸……我一出生就被决定的命运——outsider!!!!这可咒的命运,我注定永远、永远……都是这个世界的局外人。我们歌颂着爱情,我们呼唤着爱情,永远不要忘记,请用孤独的泪水记忆,一个人的情歌……一个人的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