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4世纪末,拉各斯已经是三个势力强盛的国度了,它相近的无数部落都低头它。但西北边的高卢人却不确认布拉格的统治,何况不断南侵,盘算出击加拉加斯。

  高卢人是个硬汉的部落,他们身材矮小,但体魄健硕,英勇善战,他们受伤后,只要还会有一口气都不离开部队。那三遍他们向克鲁新城攻击了。克鲁城离波士顿只有200英里,守城的指战员见高卢名气焰万丈,战无不胜的指南,吓得赶紧向布拉格元老院求助。

  波士顿元老院经过殷切会议决定派3个使节去见高卢人的首领高林,劝她任何时候退兵。不料高林傲慢少礼,对使节扬言:“别为别人操心了,再有100天,大家就攻进你们的亚特兰洲大学城了。快滚吧,罗马人!”

  3个外交使节认为受了高大的凌辱,他们违反外交惯例,马上赶赴克鲁新城,帮那里的军官和士兵出绸缪策。在那之中的一个人民代表大会使是弓弓弩手,他的箭法超人,居然一箭射死了三个来明白新闻的高卢人的酋长。

  高林获知音信后,肺都气炸了。他立即选取多少人身壮实的高卢人做使节,去奥斯陆向元老院抗议,供给把开普敦选派的3个使节交给他们处置。奥斯陆元老院当即拒绝,並且把这3位使节选为休斯敦武装部队保民官。那是生机勃勃种人体不受凌犯的极其规官职,权力十分大,以致足以拒却元老院的决定。

  高林听到那风流倜傥音信后,咆哮如雷,象二头发疯的白狮。他亲自辅导7万队容,直接向布加勒斯特动员攻击。

  高卢人英勇骁战,进军飞快,以迅雷不如掩耳之势之势,平素打到离亚特兰洲大学城不远的Ali河。在那处,高卢人和抵挡的胡志明市军队打开了奋战。

  高卢人全体光着头,他们生硬冲击,至死不偏离部队,他们挥着长枪,板斧,严酷地摇曳着,居然砍下奥斯陆士兵的上肢,兴高采烈地啃着。奥克兰武装力量从未见过高卢人的作战方法,他们赶快就被高卢人压到河里,很五人被激流吞吃了。风流倜傥部分休斯敦新秀狼狈逃回城里,慌乱中,连城门也忘了停业。亚特兰洲大学三军是个傲然的军事,从前从未遇过那样的片甲不归。这一天是公元前390年四月十三日。后来波士顿把这一天定为布拉格的国耻日。

  奥斯陆武装制伏到城内。执政官曼里把一些市民从其余城门撤离到城外去,大器晚成都部队分队容和年轻的长者决定撤到城后的卡庇托林山岗上,等待援兵。卡庇托林山岗是赫尔辛基城内最高的山,陡峭险峻,龙潭虎穴,易守难攻。

  大概有100多位年长的巨擘,他们不愿到高峰避难,他们身穿华丽的回忆日盛装,来到亚特兰洲大学的核心广场。希图和奥斯陆城共存亡。

  亚特兰洲大学的城门未关,高卢人感到是奥Crane人设下的陷阱,第一天不敢胡作胡为。探望儿子侦查后告诉高林说城里城外毫无动静。高林终于纵身上马,冲进休斯敦。

  亚特兰洲大学城空旷无人,家家关门闭户,独有四只信鸽在街上啄食。高林业余大学学队人马冲到主旨广场。只见到在平阔的广场上,上百位衣着高贵的老前辈手持圣杖,在象牙圈椅子上维持原状,象风姿洒脱尊尊雕像。高林走到他们前面,他们毫无动静,既不站起来,也不转移面色。高卢人认为他们是油画。三个高卢人小心谨慎地拉了拉壹位元老的淡白紫胡子,这位元老愤怒地用圣杖打了她的头。这个时候,高卢人才相信她们是活的,于是用乱剑将长老们杀死。即刻,血流随处,广场被染得红扑扑。高卢人起初抢劫放火,在短短的几天里,奥斯陆城成了一片废地。高卢人寻找奥斯陆的行伍和国民,可是连影子都看不见。叁个特务专业职员告诉高林,他们在卡庇托林山冈。高林指点部队如大风常常扑向山岗。高卢人的频频进攻都失利了。高林决定退换攻略,进行长时间围困,用饥饿,缺水来逼开普敦人投降。

  执政官曼里住在高峰的指挥所里,他几天几夜都没合眼。他在想什么和城外的援兵联系,派哪个人去合适呢?一名字为波恩的英武小伙经受了这么些职分,他在夜色的爱戴下,在虎口中冒着生命危殆拽着蔓藤往下爬。但不幸的是,他的脚刚名落孙山,就被高卢人的利剑夺走了生命。

  高林为此高兴相当。因为他从波恩下山的不二秘技中发现一条上山的通道。当晚,高林筛选几十个最高效,最天不怕地不怕的高卢人,计划爬上悬崖,一举吞并山岗。

  早晨,寂静无声。高卢人偷偷地往上攀爬。山岗上静极了,不仅仅士兵,连山上的狗都不曾开掘高卢人的阴谋。高卢人及时将要上山顶了,突然,“嘎、嘎——”的鹅叫声刺破万籁无声的夜空。

  执政官曼里在梦幻中惊吓醒来,他那时候开掘到哪些,登时操剑冲向悬崖,用盾牌将第叁个上山的黑影推向悬崖,又挥剑刺中第三个高卢人的胸脯。倒下去的高卢人坠落时又砸倒几人。那样赢得了光阴,慕尼黑大兵纷纭赶到,他们一举,用石头、长矛、投枪,把高卢人打下山崖。山岗获救了,奥Crane人获救了。

  山岗上的白鹅是哪来的?原本,那是亚特兰洲大学人进献给山上美人庙的。山岗上固然食物稀有,但我们要么你省一口该省一口地用口粮喂它们,但也不可能喂饱它们。那么些饥饿的白鹅特不安静,特别轻松受惊。它们最先听到高卢人上山的气象,由此就惊叫起来。它们的喊叫声拯救了山岗和秘Luli马人。黎明(Liu Wei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时,曼里将新兵们集结起来,向我们呈报白鹅的有功。大家纷纭把供食用的谷物拿出去奖赏白鹅。

  高卢人对卡庇托林山岗的围城打击敌方增援部队持续长达八个月,但坚持不渝的奥克兰人顶往缺水缺粮的折腾,誓死不投降,服从阵地。高卢人最终自个儿打了退堂鼓,他们供给和波士顿人议和。高卢人获得1000斤白金的赎金,撤离了埃及开罗。达Russ人和高卢人的战火终于终止了。

  “白鹅拯救了奥斯陆”成为赫尔辛基人的俗语。为了庆祝白鹅的有功,每一年的早晚时间,奥斯陆人给白鹅颈上戴上点缀华丽的项链,身上披挂上彩带,抬着它游行。街上的大家见到白鹅,都向它欢呼表表示情爱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