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公路,格尔木段。

乐观组 2号  洪云建    2017年12月14日

一个开着价值一百多万豪华车的富家子弟,突发奇想,到高速公路口搭便车行走半个中国感受生活。

随着路况变得凶险起来,我们的货车和其他车辆一样,放缓速度直至停下,等待着前面的车如蜗牛般缓缓通过。

1、学习要点及感悟(可以是手写、语音、视频、摘录)

5天的旅程颠覆了他听过的很多教诲。在冷眼和温暖中,他领悟了世间的美和丑。这个在家开豪车的年轻人发现,相对于豪车来说,普通车更易拦下,似乎寻常百姓更乐于助人。

那个叫做丹增的小女孩,依然坐在简易帐篷下,和她的母亲一起,为过往的司机提供茶水,且分文不收。和以前一样,丹增看到我们的车,立马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飞快地跑到我们的车前,透过车窗打量着我们的面孔。

文章中“对一切都要说谢谢”

计划五天从天津到昆明

我们常在这条路上来往,每当经过这里时都会停下车,顺便喝杯热茶。次数多了,才渐渐地注意到丹增和她的母亲有个很奇怪的举动:每当看到斯太尔品牌的货车经过,都要一一拦下,然后打量开车人的面孔,好似在寻找某个人。

“就“让我活着”这一点,就要表示感谢,向自己周围的一切说一声“谢谢!”我们要在“道谢”声中度过自己的每一天。心怀感恩,知易行难”“要抱着感谢之心!”这句话说来容易做来难。”

20岁的天津科技大学学生吴大伟决定去搭一回便车。他的身份是一名富二代,父母有工厂有产业,他还有一部百万豪华汽车代步。

前方堵塞了,看来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通车。我们下了车,索性坐在丹增的帐篷下喝茶聊天。丹增的母亲很热情,给我们每人端了一杯热腾腾的酥油茶,还告诉我们,今天是她们最后一天在这里提供茶水,以后便再也不来了。

只是想说一声谢谢

有一天,一阵头脑发热之后,吴大伟决定去搭一次便车,走遍大半个中国,以感受这次特殊的旅行。

我笑着说:你们提供茶水却分文不取,肯定坚持不下去。

青藏公路,格尔木段。

9月26日清晨,他背着30公斤重的睡袋、帐篷和食物出发了。

丹增的母亲摇了摇头,低声说,不是钱的事,我们是在等一个司机,等了五个月,终于在今天早晨等到他了。

  
路况变得凶险起来,我们的货车和其他车辆一样,缓下速度直至停下,等待着前面的车如蜗牛般缓缓通过。

他用一沓用过的打印纸,写上沿途目的地,然后左手举着纸牌,右手竖起拇指拦车,决定用5天时间从天津搭便车去昆明。

原来,一年前,丹增的母亲得了场重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后,终于从死神手中挣脱。医生嘱咐,术后在家静养期间,要特别注意补充营养。而几年前就丧夫的她,已一贫如洗,哪有钱买营养品?

  
那个叫做丹增的小女孩,依然坐在简易帐篷下,和她的母亲一起,为过往的司机提供茶水,且分文不收。和以前一样,丹增看到我们的车,立马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飞快地跑到我们的车前,透过车窗打量着我们的脸。

他在社交网站上记录这次旅程,但屏蔽了可能向父母通风报信的好友。

丹增心疼母亲,利用放学

  
我们常在这条路上来往,每当经过这里都会停下车,顺便喝杯热茶。次数多了,才渐渐地了解到丹增和她的母亲有个很奇怪的举动:每当看到斯太尔品牌的货车经过,都要一一拦下,然后打量开车人的脸,好似在寻找某个人一样。

把吴大伟送到第一个高速路口的的士司机震惊之余,好心提醒他别上了坏人的车。

后的时间,偷偷地去公路上捡报

  
前方堵塞了,看来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通车。我们下了车,索性坐在丹增的帐篷下喝茶聊天。丹增的母亲很热情,给我们每人上了一杯热气腾腾的酥油茶,还告诉我们,今天是她们最后一天在这里提供茶水,以后便不再来了。

上百辆车经过没一辆停下

纸、饮料瓶、烟盒等,卖了钱给母亲补充营养。一天下午,丹增在车流间来回穿梭,看得司机都有点胆战心惊,有的都骂出了口。只有一个货车司机下了车,将丹增拉到了路旁,告诉她这样很危险。丹增红着脸、流着泪将母亲的事告诉了司机。司机好心肠,听了丹增的话,顷刻间就落下了泪水,塞了五百元钱到丹增的手里。五百元,在丹增的眼中,是个很大的数目。

   我笑说,你们提供茶水却分文不取,肯定坚持不下去。

9月26日,他等了一个小时,估算上百辆车从身边经过,没有一辆停下。司机们最多伸出头来打量一眼。

丹增的母亲得知此事,待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后,就和丹增一起,将免费茶水点开在了格尔木段:这里路难行,交通极易堵塞,过往的车辆到这里都会慢下来,很多司机就会顺道喝杯茶,她们也好顺便留意好心人。

  
丹增的母亲摇了摇头,低声说,不是钱的事,我们是在等一个司机,等了5个月,终于在今天早晨等到他了。

虽然希望头天到达太原,吴大伟写在纸牌上的第一个目的地是保定。他担心写太原,司机可能嫌远。

我们等了整整五个月,今天早上终于让我们给逮着了。丹增母亲说到这里,突然变得兴奋以至于用词不当,我们就知道,跑货车的司机一定还会经过这条线的。

  
原来,一年前,丹增的母亲得了场重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后,终于从死神手中挣脱出来。医生嘱咐她,术后在家静养期间,要特别注重补充营养。而几年前就丧夫的她,家里已一贫如洗,哪还有钱补身体?

一个在加油站工作的小伙子告诉他,去宁夏的车也许经过保定。他拦下一辆宁夏牌照的货车,鼓起勇气要求搭车。

你们是怎么找到他的?我问。

  
丹增心疼母亲,利用放学的时间,偷偷地去公路上捡报纸、饮料瓶、烟盒等,卖了钱给母亲补身体。一天下午,丹增在车流间来回穿梭,看得司机们都有点胆战心惊,有的都骂出了口。只有一个货车司机下了车,立马将丹增拉到了路旁,并告诉她这样做很危险。丹增红着脸,流着泪将母亲的事告诉给了司机。司机心肠好,听了丹增的话,泪水就落了下来,将五百元钱塞到了丹增的手里。五百元,在丹增的眼中,这是很大的一个数目。

两位司机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番,没再盘问就答应他搭车。

她呀,她认得车的牌子是斯太尔,认得好心人的模样。丹增的母亲指向丹增,只要看到斯太尔,我们就拦下来看看,一辆一辆找,肯定能找到的。

  
丹增的母亲得知此事,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后,就和丹增一起,将免费茶水点开在了格尔木段:这里路况不好,交通极易堵塞,过往的车辆到这里都会慢下来。而且,很多司机都会顺道喝杯茶,她们也好顺便寻找那个好心人。

司机是一对昼夜倒班开车的亲兄弟,姓周。周姓兄弟对他的计划明确表示不解,称看他是大学生,才敢破例。好人太少了,一百辆车有一辆搭你就不错了。

五个月?你们用五个月的时间在这里摆摊点,就是为了找他?我们都很奇怪。

  
“我们等了整整5个月,今天早上终于让我们给逮着了。”丹增母亲说到这里,突然变得很兴奋以至于用词不当,“我们就知道,跑货车的司机,一定还会经过这条路的。”

货车到了保定,司机担心他下车后没人搭理,执意把他捎到太原。

丹增的母亲低下头去,有点不好意思:是呀,丹增这孩子不懂事,接了人家的钱就呆住了,连个谢字都没说。等缓过神来,人家已经走了。

   “你们是怎么找到他的?”我问。

他与第一辆车在太原附近分手。可晚饭后的一个多小时里,再也没有一辆车理他。

那你们找他是

  
“她呀,她认得车的牌子是斯太尔,认得好心人的模样。”丹增母亲指向丹增,“只要看到斯太尔,我们就拦下来看看,一辆一辆找,肯定能找到的。”

5天被改变的认知和思想

我们穷,没什么回报的。只是想当着面,给他献条哈达,说声谢谢。丹增的母亲将丹增搂进怀里,得了人家的帮助,总得表个谢意吧。

  
“5个月?你们用5个月的时间在这里摆摊点,就是为了找他?”我们都很惊讶。

由于母亲哭着哀求,父亲以断绝经济来源威胁,9月30日,他从遵义坐车到贵阳,在贵阳乘飞机经广州回到了山东潍坊老家。

五个月的风餐露宿,就是为了找到那个司机,就是为了说声谢谢,任凭我们再怎么想也想不到。

  
丹增母亲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是呀,丹增这孩子不懂事,接到人家的钱就呆住了,连个谢字都没说。等她缓过神来,人家已经走了。”

5天之内,吴大伟免费搭车7辆,行程1500公里,只完成了计划的一半。回家以后,他告诉父母一路见闻,尤其是那些善良的人。他感到父亲对此不屑一顾。母亲一如既往批评他心肠太好,缺乏戒心。

确实,她们的生活贫困艰苦,不能给帮助她们的人以回报,她们能做到的,就是用五个月的等待,来对那个司机说声谢谢。我们分明看到在她们平凡的外表下有着一颗不平凡的心:人性的质朴和纯良,以及闪动着的善良光辉的感恩之心。

   “那你们找他是?”

生活还在继续,但他知道生活其实变了。他把旅途中贵州那家人给的那皱巴巴的四张10元、一张5元的钞票,慎重地夹在了记事本里。图文均据《北京青年报》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我们穷,没什么可以回报的。只是想当着面,给他戴个哈达,说声谢谢。”丹增母亲将丹增搂进怀里,“得了人家的帮助,总得表个谢意吧。”

在路上,他遇到各种人

  
5个月的风餐露宿,5个月在路边的满面洗尘,就是为了找到那个司机,就是为了说声谢谢,任是我们再怎么想也想不到的。

一干部:总不能开着摄像机做好事

  
确实,她们的生活贫困艰苦,不能给帮助她们的人以回报。她们能做到的,就是用5个月的等待,来对那个好心肠的司机说声谢谢。我们分明看到,她们平凡的外表里有着不平凡的心:人性的质朴和纯良,以及闪动着善良光辉的感恩之心。

9月27日,他继续到路口拦车。

实践分享:

看到一些车里坐的像是领导干部,他就不好意思去问。没想到,那天临近中午,还是领导拯救了他。一辆商务车开出十几米后停下。司机查看了他的身份证、学生证,说:行,你上来吧。

司机姓程,是临汾市一个街道办事处的一把手。程姓干部坦言,现今做好人太难,有时可能被反咬一口,我总不能路上开着摄像机做好事吧。

这位官员还表示,希望他以后有机会有能力的话,也把爱心传递下去。

开宝马的人:你给一百元就带你到贵阳

在临汾,他冒雨等了4个多小时才搭上车,到了运城市区,他的计划败露,母亲让他立刻直飞昆明。

他最后妥协,决定从运城坐大巴到西安,再坐飞机到重庆,避开自己最发憷的复杂路段,从重庆继续搭车。

9月29日下午,在重庆市綦江服务区,他轮番举起贵阳和遵义的牌子,被拒仍是常态。一位开宝马的男人先是拒绝,后又提出,你给我一百,我把你带到贵阳。见他没动,那人临走前不屑地说:那你就在这儿等吧。

这个在家开豪车的年轻人发现,相对于豪车来说,普通车更易拦下,似乎寻常百姓更乐于助人。

开旧面包车夫妻:让搭车请吃饭 还塞钱给他当路费

宝马没走多久,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停下来,愿意载他到遵义市桐梓县。车上,一对夫妇带着一个两个月大的婴儿。他们腾出最宽松的座位,还把熟鸡蛋往他手里塞。

吴大伟家的工厂里有很多从西南来打工的年轻人,父母一直教育他与这些人保持一定距离。但贵州这家人很快颠覆了这种教育。

快到桐梓时,他们邀他一起下高速,找个饭馆吃饭,再把他送回。

那是他旅途里最丰盛的一餐。饭后,这家人把吴大伟送回了高速公路。女人在路上拦了一刻钟,喊到一辆车。男人赶紧给司机递烟,托他照顾这位大学生。等车的间隙,他们还翻遍随身的零钱,凑了45元,塞给吴大伟,让他搭不上车的话就买张车票,少走一点是一点。他推辞不过,收了下来,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